自閉癥學校建議:孩子不是病了 而是需要另一種生活方式

? 發布時間:2018-10-24 14:23 來源:admin 閱讀:
自閉癥學校專家建議說:現如今只要得了自閉癥,特別是孩子家長都會惶恐不安,一方面家長擔心與眾不同的孩子難以被人接受,憂心忡忡。另一方面,讓孩子康復的愿望形成一股力量,拽著他們急不可待地奔向未來。但時間一久,緊繃的神經又不得不松下來。如今,成成的媽媽開始學習坦然面對一切。她逐漸意識到,自閉癥孩子不是病了,而是需要另一種生活方式,“他能快樂成長最重要”。




更喜歡待在自己的世界里

幼兒園的課堂上,成成總是坐不住。跟其他小朋友比起來,他更難集中精神,課上到一半,總免不了要站起來,有時轉來轉去,有時玩起文具。下了課,他也不愛搭理人,其他孩子三五成群一塊兒玩,他更喜歡待在自己的世界里。

老師覺得成成不合群,“不太對”,建議媽媽帶他看醫生。一開始,成成媽也沒放在心上,總覺得貪玩好動是孩子的天性,他頂多就是有多動癥,不愛說話也沒什么,小孩兒語言功能發育得晚也是有的。而這也是很多自閉癥家庭在孩子確診前的想法。

但當在醫生遞過來的自閉癥檢測量表上一個又一個地打下勾后,成成媽才意識到成成可能患有一種她此前從未聽說的病癥——自閉癥,也叫孤獨癥,一種廣泛性的發育障礙。

該病癥以男性多見,起于嬰幼兒期,主要表現為不同程度的語言發育障礙、人際交往障礙(不與人對視、說話和交往)、興趣狹窄和行為方式刻板。2017年《中國自閉癥教育康復行業發展狀況報告》顯示,中國自閉癥患病率約1%,目前全國患者已超1000萬,0到14歲的兒童患者達200余萬,并以每年近20萬的速度增長。
 

確診后,成成媽開始慌了。她上網查資料,翻閱專業書籍,看到里頭描述的典型癥狀“很嚴重”。一想到孩子將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她就急哭了,“以后可怎么辦呢?”

“感覺人一輩子的希望都塌了”,孩子確診后,湖南岳陽的澄澄爸有兩個月“精神都很崩潰,不知道未來的路在哪兒”。每天人很沮喪,鮮少主動跟人講話,上班狀態也不好。他腦子惦記的,都是怎么做孩子才能康復。認識其他自閉癥家庭后,他才知道原來有那么多人病急亂投醫。哪怕是個騙子,只要說針灸能治愈,就有家長愿意花大把錢嘗試。

找到打開他們心靈的鑰匙

“他們太擔心自己的孩子因為與眾不同而被周圍排斥和邊緣,有人甚至不敢把孩子的病情告訴家人。”在自閉癥學校給自閉癥兒童和家長做了25年教育訓練的薄宏莉,接觸過的自閉癥家庭有近萬個。坐在她面前的家長來自天南海北,終極的訴求卻幾乎相同:“我的孩子怎樣才能變得跟普通人一樣?”他們總是愁眉苦臉,心里充滿焦灼和期望。

在薄宏莉看來,自閉癥不能算是一種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障礙,只是體現的地方因人而異,這些不與外界交流的孩子就體現在社交上,僅此而已。”所以她認為,家長要做的不是讓孩子變得跟大多數人一樣,而是要根據每個人的特點,找到打開他們心靈的鑰匙,在彼此間搭建一座溝通的橋梁。“這與普通孩子的教育是一樣的,只是方法不同而已。”

 

所以,在自閉癥學校里,薄宏莉和其他老師的教學對象不是孩子,而是家長。一方面,他們要在每期歷時11周的教學中,通過心理輔導讓家長逐漸正視自閉癥;另一方面,要把打開親子間溝通渠道的那把鑰匙交給家長,再由他們在日常生活中慢慢實踐與拓展。



 

這就意味著,每一個自閉癥兒童的教育,至少需要一個家長全程輔助,形影不離。

從醫院回來后,河北秦皇島的成成媽立馬辭了工作,一個人帶著孩子跑到唐山的自閉癥教育機構。教室里,她一邊穩住身旁好動的成成,一邊聽老師講如何發出一條能讓孩子接受并執行的指令。例如,拿著印有動物的卡片,引導孩子說出名稱,做好就給予獎勵,反復循環,以此強化。

手中的本子密密麻麻記滿筆記,口中也反反復復發出同一指令,孩子依舊不配合。此時,原本就渴望盡早教好孩子的成成媽更著急。澄澄爸也深有同感,為了讓孩子學會說出“我要喝水”這句話,他不得不忍著淚水,一邊“狠心”把水杯舉得高高,一邊反復對著口渴的孩子說水,直到他主動發出水的音,“這種難受是無以言表的。”

白天高強度的課程結束后,夜里還要陪孩子做作業,此外衣食住行等瑣事也要操心,這對家長的身體和情感有很大的消耗。25年來,薄宏莉見過太多因承受不了經濟和精神雙重壓力而破裂的家庭。發表在2016年12月《當代教育理論與實踐》上的文章——《兒童自閉癥對家庭關系的影響》提到:自閉癥兒童對父母夫妻關系的影響以消極影響為主,大多自閉癥兒童父母的婚姻幸福感均低于正常發展兒童的父母。

發現孩子身上的閃光點

所幸,成成媽熬了過來。她原本是班上焦慮感較強的家長,總擔心孩子學得慢。但聽到其他家長夸獎成成的進步或指出她沒發現的優點后,負面的情緒逐漸消解。跟他們聊了之后,成成媽發現自己以前過度緊張,總是看到孩子的不足,情緒也就受到影響。“其實應該多發現他身上的閃光點,自己就慢慢越來越有自信,就會覺得孩子也挺好的。”

 

她家的書柜擺滿了教育的書籍,其中有一本這樣寫道:“作為家長,我們如果整天沉浸在傷心和悲觀的情緒中,孩子不但不能進步,反而會逐漸退步。而只有不向命運低頭,依靠自己的力量幫助孩子、訓練孩子,他才能有康復的希望。”
 

從教育機構回來后,成成媽開始教孩子做一些簡單的家務活。兩年下來,成成已經學會淘米、洗碗、拖地、疊衣服等基本生活技能,而這些都被媽媽記錄下來,分享到社交平臺上。

“用夾子夾襪子,可以鍛煉孩子的手部精細動作,生活中可教的真的很多。”

“洗碗干凈后放回櫥柜,每天都幫媽媽干家務,大家不要忘了強化孩子的好行為。”

“疊被子越來越熟練了。小伙子越來越帥。”

如今6歲多的成成不但動手能力越來越強,還會主動跟媽媽分享自己的事情。這也是不少自閉癥孩子訓練后能獲得的成長。在薄宏莉看來,自閉癥兒童的行為方式雖然刻板重復,但只要發揮好,也是一個優點。“他們對規律性要求很高,所以簡單的家務活只要教會了,家里就會收拾得井然有序,他們也能從中獲得樂趣。”在國外,她就見過一些成年自閉癥患者從事超市貨架整理或者錄字等簡單又規律的工作。

只要我們心里感覺很幸福就好

 

如今,成成就要到小學入學年齡了,媽媽一開始有些擔憂他能不能在普通小學順利就讀,而這也是很多適齡自閉癥兒童家長正在面臨的問題。



 

學齡前自閉癥兒童的康復培訓,近年來得到各級政府和社會各界的關注和重視,日益增加的診斷和康復訓練需求,也在通過各種手段逐漸得到供給。天津、惠州、上海、寧夏等不少城市,都對自閉癥兒童的康復治療進行補貼。以天津為例,自閉癥兒童康復救助標準為每人每年12000元,主要用于救助對象康復訓練費、家長培訓費等費用。

而對于適齡自閉癥兒童,國家也規定教育應該“零”拒絕。但由于目前國內融合教育正處在起步階段,專業教師人才較為缺乏。因此適齡兒童面臨著入學難、持續教育難、融合教育難的多重困境。

薄宏莉認為,融合教育不是簡單地讓一個自閉癥孩子到普通小學隨班就讀,而是要有一個完善的配套實施,“慢慢來吧,需要時間。”

 

比起以前,成成媽“放得開”了。雖然她很期待現狀的改變,希望成成能夠在普通小學得到良好教育,但這一切來臨之前,她拒絕急躁,“能上最好,如果不能,我也能接受他去特教學校,最主要的是他情緒要好。反正生活還是要過的,目前的狀態、生活質量跟人家比,可能不是特別高,但只要我們心里感覺很幸福就好了。”

 



自閉癥學校沈陽自閉癥學校,沈陽孤獨癥,遼寧自閉癥,沈陽孤獨癥哪家好?沈陽市太陽雨自閉癥學校電話:15998811520.擁有實力雄厚的老師團隊,品質保證,靜候您的來電!

CopyRight ? 版權所有:太陽雨兒童訓練中心網站地圖

遼ICP備2021001215號

沈陽自閉癥_沈陽孤獨癥_遼寧自閉癥學校_太陽雨兒童訓練中心

沈陽自閉癥_沈陽孤獨癥_遼寧自閉癥學校_太陽雨兒童訓練中心
沈陽自閉癥_沈陽孤獨癥_遼寧自閉癥學校_太陽雨兒童訓練中心

分享

  • 微信
取消
草莓视频_草莓视频APP下载_无限观看APP破解版在线下